扫一扫
手机下单

在线客服

咨询电话

咨询电话
400-810-9006

返回顶部

印刷是否可以达到真正意义上的“共享”?

画册定制-蚂蚁印 5722

画册定制-蚂蚁印 2018-05-18

画册定制-蚂蚁印 蚂蚁印

随着经济的发展与不同发展趋势的迸发,共享经济已经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一种项目趋势了,但是并非一两个好点子就能制成的住一个项目的,资本的介入才是共享经济项目存活的唯一可能。


第六届中国印刷电子商务年会现场,众大咖吆喝着自己的商业模式,呼唤着新的参与者和新的资本进入,如果大而化简,无非就是选择客流或者物流控制其一,进而控制钱流;要么是委托参与者生产,产能共享,控制客流的入口;要么是让参与者用自己的获客系统,客流共享,控制生产供货一端。而在现场,讨论频率最高的一个词就是“共享”,印刷是否可以“共享”?这是一个值得遐想又似乎无解的问题。



“共享经济”最早由美国德克萨斯州立大学社会学教授马科斯·费尔逊(Marcus Felson)和伊利诺伊大学社会学教授琼·斯潘思(Joel.Spaeth)于1978年发表的论文中提出。其核心定义是有一个第三方的共享经济平台,成为商品或服务的需求方、供给方连接的纽带,从而实现高效的交易。


有经济学家总结共享经济存在的三大条件是:产能过剩、共享平台、全民参与。不过诸多在国内引以为傲的共享经济的样本,诸如滴滴出行、摩拜单车、美团外卖等其实都与共享概念无法匹配,更多像一种超大规模的,向公众社会出让使用权的租赁行为,不过这里隐含的还有未纳税的黑暗收入,免费或者低价侵占的社会公共资源,个人隐私的肆意利用。而真正的共享经济,其实倡导的是全民参与的,闲置资源互换的优化及高效;不侵占已有资源前提下,普罗大众的社会效益的正输出;不被某一家所独占控制的客观第三方平台。


所以,当美团收购摩拜,ofo马上受到资本冷遇;美团推出叫车服务,滴滴以守为攻发力外卖……这背后就宣告着,这些所谓的“共享”只是一个商业的借口而已。如此说来,诚然这些披着“共享经济”外衣的各种新的经济模式,方便了大家的工作和生活,但在互联网经济时代下,必须赚钱就意味着,共享平台没办法由一家建成


回到印刷的共享命题,三大条件是否都符合呢?


产能过剩:的确,大量闲置的印刷机以及开机率并不高的印刷厂,但笔者有位朋友曾经为找一种特殊的装订工艺,而问遍圈内人,结果能做此工艺的装订企业是找到了,印刷条件又无法满足,如果把印刷品发到这家装订企业,成本客户又无法接受。所以只能说普通的产能的过剩,但高精尖的产能恐怕是严重不足。


全民参与:在生产一端,印刷品受物流成本影响,只能将生产限定在特定区域,而加上生产工艺及设备的标准化问题,生产很难做到在一个较大范围的共通共享。而在消费一端,对于消费者采购标准化印刷品的市场教育还没有完成,缺乏适用于终端客户的高频消费产品,也很难实现市场的普及。


共享平台:在电商大会上,笔者特别能够理解目前电商创业者的心情,通过深度解决一个行业痛点,来实现资源的大规模收集,比如设计难,我就推出一个设计平台和印刷企业对接;或者出CTP难,我就推出从接活到出版我全包;或者价格高,我先降价20%杀退一帮竞争对手,再来收割客户;再比如包装打样难,我就来个盒型库,3D打样,或者专门承接小批量盒型的打样……可痛点那么多,岂是打开一两个穴道那样就能醍醐灌顶呢。目前成功的共享经济项目,大多都不是凭借一两个idea而成为现在的独角兽的,资本的强势介入才是成功的唯一可能,可惜,在一个传统行业,还未构建一个面向互联网的商业模式,还讲不出来一个好的故事,资本很难会看过来。


三大条件都不具备,印刷的“共享经济”真的无从谈起,但在印刷行业却存在一个很好展现共享精神的案例——合版印刷。将小批量、同等印刷材质和要求的活件放在一起印刷,收集并优化了活件需求,很好利用了闲置产能,实现合版印刷后又大幅降低了印刷成本,成为企业和客户均能接受的双赢局面,如果继续深度开发有效客户,一家合版印刷厂不失为当地的印刷共享平台,而如果将这些相同功能的合版印刷企业聚集在同一平台,扩大共享的基础,相信这便是印刷共享可以发展的方向。而在资本层面,在印刷行业逐步出现了耗材期货、设备融资租赁、第三方授信支付等深度结合行业特点的金融产品,相信假以时日,这样的印刷可以共享。

除服务用户外,印刷行业真正的获利时代、获利手段就是整合资源、降低闲置、废品有效利用

画册定制-蚂蚁印 画册定制-蚂蚁印